蚊子吸人血真的是一绝:二氧化碳追踪、“无痛针灸”、紧急起飞,让作为猎物的人类即使有各种应对措施也无法完全逃脱魔掌。不过蚊子也有很多敌人,蜻蜓就是其中之一,从小到大,从水到天都可以追杀蚊子。

蜻蜓灭蚊

其貌不扬的水杀手

蜻蜓小时候长什么样?有些朋友可能会想到一些经常在河岸上看到的细长的蜻蜓,认为它们是幼年的蜻蜓。其实这只“蜻蜓”是一只成年的蜻蜓群,叫“豆娘”。

幼蜻蜓也有自己的名字,叫水虿,专业术语称之为蜻蜓。这个颜值可以说是很路人了。甚至很多昆虫爱好者第一眼看到蜻蜓幼虫都会想说:为什么这么丑?

从外表上看,似乎全身上下都找不到猎人的武器。螳螂镰刀般的捕捉脚,黄蜂有力的下颚,以及猎蝽致命的口针,在水蚋中都找不到。它只是看起来像一只中等身材、六条腿的灰色小虫子。其实它的日常生活也很低调。擅长伏击猎物,它总是寻找一个能与背景融为一体的地方——一团水草和一根枯枝。有些物种甚至把自己埋在泥里,只保留脑袋,然后开始耐心等待。任何不小心的水生动物经过吸水口时,都会立即被捕食。

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把蚊子幼虫当辣条吃,靠的就是这个。

一个绅士在他的身体里藏着一个装置,等待时机。水瘿的利器就藏在它的头里。从正面看,水葫芦的脸下有一对钳子,但不是昆虫咀嚼口器的任何一对上下颌,而是下唇特化形成的一种叫做“面盖”的结构。从侧面看,是一个“>”形,折叠着盖在头下,真正的上下颌骨藏在里面。

当有猎物经过时,折叠的下唇会伸展弹射出来,而下唇专门伸出的爪肢会在瞬间将猎物夹住,然后拉回到头部,下颚会撕咬进食。水针喷出下唇然后缩回只需要百分之一秒,速度之快,几乎没有猎物能逃过这一击。

蜻蜓灭蚊

陆地上也有许多敏捷的猎人,他们依靠某些器官的瞬间伸长来捕捉猎物。然而,如果它们想以同样的方式在水中捕猎,需要克服巨大的阻力,完成起来要困难得多,所以九头蛇进化出了助推系统。

与许多水生昆虫需要浮到水面进行空气交换不同,水胆在水中依靠直肠鳃呼吸,通过腹部收缩,肛门交替吸进和排出水来完成氧气交换。当直肠鳃吸进水,关闭出口时,水体会处于高压状态。此时,当压力指向头部时,下唇会像一支拉满弦的箭一样射出。这不是直肠腮的唯一秘技。在危机中,腹部可以剧烈收缩,以挤出背后的所有水分。强大的后坐推力可以使水蚋立即冲刺几十厘米以摆脱天敌,有时还可以用来缩短与猎物的距离。同样的原理也用于火箭飞行。

有了这些技能,再加上能感应水流的触须和灵敏的复眼,九头蛇就像练过魔法的武林高手。他洞察一切,他有丹心。向下的运气是轻功,向上的运气可以拉长“嘴唇”,用“胡须[4]”控制敌人。

蚊子的幼虫被称为章鱼,生活在水中,形状像毛毛虫。它们只有在蛹期后才变成蚊子。

从形状上看,章鱼和辣条有些相似,都是软条食品。至于九头蛇,小鱼小虾都不是它的对手,要制服它是小菜一碟。

不同的蜻蜓部队有不同的生存策略。

其实蜻蜓可以分很多种,不同环境下不同种类的水螅,行为和结构都不一样。比如沙塘鳢的幼虫就属于伏击猎食。它们把身体埋在底层沉积物中,只露出头部和腹部的出水口,保持静止状态,直到猎物送到它们家门口。这种水螅通常眼睛很小,向上突出,很容易将沉积物完全暴露出来。它的表面刚毛发达,对水流的波动更为敏感。而爬在草茎上的成员,如泽兰,眼睛大,身体细长,善于喷水。

因为视觉发育的能量投入会延长幼体阶段的发育时间,所以水螅的视觉在不同的环境下是不一样的。发现生活在临时性水体(如雨季持续数周的池塘)中的水葫芦视觉感知能力较差。也许是暂时的水体浑浊,视野并没有那么重要。况且临时水体食物匮乏,很难获得能量。物种在进化过程中不会在眼睛发育上投入太多精力。另一方面,生活在持久性水域的常年性蜻蜓往往视力很强,但科学家并没有发现它们的捕食成功率有明显提高,这可能被用来寻找大型捕食者,以便及时躲避。

蜻蜓灭蚊

蜻蜓对孩子是有益还是有害?

蜻蜓擅长灭蚊,通过食物链制约害虫,通过另一个食物链成为人类的食物。在中国西南部,蜻蜓是当地的美味,被称为水蜻蜓。炸蜻蜓味道好极了。它们像虾一样美味,但更脆。

结果表明,以虹彩石蒜为代表的主要食用蜻蜓的蛋白质与鸡蛋中的蛋白质相似,氨基酸评分(EAA/TAA和EAA/NEAA)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的优质蛋白质标准。它们的脂肪酸组成和结构也非常合理,各种脂肪酸的比例比大多数肉类食物更容易被人体吸收。

不仅可以食用,蜻蜓幼虫还是环保的重要“风向标”。不同种类的水螅对水质的要求不同,对水中各种污染物的耐受限度也不同。因此,水螅的生活状况可以用来评价水质。当水质发生变化时,该环境中水螅的种类组成和优势种会发生变化,甚至可以找出不同水质等级中的指示种,为环境监测和环境治理评价提供理论依据。

听了这些关于水蚋的“正面故事”,或许蜻蜓的“益虫”形象已经深入人心,但事物总是有两面性,矛盾的两面在一定条件下会相互转化,也是如此。

自然水体中的水葫芦作为食物链的一部分,可以控制蚊子的数量,参与维持生态系统的稳定。然而,在农田生态系统中,由于物种单一,水葫芦种群的捕食能力会变得不可控。比如鱼塘、蛙塘,农民投下的鱼苗、蝌蚪都会被水葫芦捕食。由于缺少大型天敌,水葫芦甚至可以毁掉池塘中50%以上的幼苗,给养殖户造成巨大损失。因此,在农业生产中,必要时对绣球花使用农药是必要的。(下次发现菜市场一个水产摊涨价了,说不定里面有一盆蜻蜓幼虫。)

人与蜻蜓的关系就像人与自然关系的一个缩影:对人类有益,需要我们保护和合理开发;对人类有害,需要科学预防,合理治疗。而“小荷只露尖角,蜻蜓早早立在头上”的审美价值,可以看作是大自然对人类这种智慧生物的额外馈赠。